document.write('
')

《娇气甜攻总被反派盯上[快穿]》免费在线阅读

http://www.eyjie.net
2023-01-24 20:55
今日新闻网_今日财经新闻头条_军事新闻
当前章节:第119章 娱乐圈27...

这算是什么比赛啊。

但为了获得选择的权利, 所有人都默认同意了。

童岁被叫醒听到规则后,脑袋上冒出了大大的问号。

不能靠眼睛分辨, 那要怎么认?

比赛的顺序是通过抽签决定的, 老倒霉蛋童岁抽到了第一个。

节目组给了他一个黑色的布条。

童岁系上之后完全什么都看不见了,加上刚睡醒还喝过一杯啤酒的缘故,他甚至有些站不稳。

当他戴上黑布时, 在场的气氛似乎紧绷了一瞬。

童岁的皮肤本来就生得白,把眼睛遮住之后就像是一只束手无策的羔羊,无辜可怜又引人遐想。

童岁小声道:“可以开始了吗?”

节目组道:“当然。”

听到指令后,童岁才慢慢地朝前挪动, 像是一只忘了危险主动跳进陷阱的羔羊。

等待他的猎人早已心痒了。

童岁举得手有些发酸,终于碰到了温热的体温, 他不知道自己碰到哪里了, 只能依靠手里的触感区分眼前的人。

他忍不住又凑近了一些。

听到了面前的人略粗重的呼吸声,歪了歪头。

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对方喘得这么厉害,甚至是热气都喷洒到了他的手上。

童岁的手指沿着眉弓, 没有章法地往下路过了高挺的鼻梁, 脸颊, 不经意地擦过唇。

他在很努力地辨别对方是谁。

单单只靠摸脸完全没有办法区分,于是他的手继续往下。

童岁只觉得面前的人浑身紧绷,摸起来硬邦邦的,不过该有的都有, 隔着衣服都可以感受到腹肌的轮廓。

童岁要求道:“你可以放松一些吗?”

池星宇咬紧了牙关, 要不是不能出声,他简直想要开口骂人了。

这是什么鬼游戏环节。

被这样摸来摸去, 他怎么放松得了?

池星宇甚至在庆幸今天穿得裤子足够宽松, 看不出任何痕迹。

就在他愤愤不平时, 童岁忽然又往前凑了一点。

池星宇身侧的拳头攥紧,喉结上下滚动,紧张地看着胆大包天的某人肆意靠近。

童岁像是小动物一样凑近,鼻尖翕动嗅了嗅,似乎想要通过味道分别。

池星宇看似垂眸,实际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童岁的身上,因为眼睛被黑布遮住的原因,下半张脸的存在感变强了。

池星宇不住地想:这家伙的唇怎么这么红?

童岁原本想要通过闻一闻的方法辨认,但刚才大家都围着烤架坐,身上都是柴火的味道,没法分辨。

他只能从刚才的手感上盲猜,“江辞宴?”

童岁见过江辞宴跑步,记忆里身材挺好的。

他这话一出,池星宇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相处了这么多天,童岁刚才摸了那么久,结果轻而易举的把他认成了其他人??

池星宇气得都想要摘掉他的黑布,捏着他的后颈肉让他再好好摸,他到底是谁。

童岁隔着黑布都感受到了眼前人散发的冷气,他弱弱道:“我猜错了吗?”

节目组没有回答,“可以摸下一个嘉宾了哦。”

“哦,好。”

童岁赶紧挪动到旁边的位置上,伸出手还没有碰到,就感觉什么东西主动贴了上来。

“?”

好主动。

能做出这种举动的,范围就比较窄了。

童岁摸了摸五官,通过深邃的眉眼排除掉了桑彩后,自信道:“钟熠。”

被喊到名字的钟熠一怔,虽然他比池星宇好一些,被正确猜出来了,但是这也太快了吧。

他还没有被摸其他地方呢。

但童岁已经无情地走了,钟熠坐在原地还有些意犹未尽。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童岁后面的桑彩和秦修贤都猜对了。

池星宇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那模样简直比锅底还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童岁渣了。

童岁走到江辞宴的面前已经有些累了,但胆子显然比前面要大了一些,直接上了两只手,打算速战速决。

面前的人几乎不动,安静得让童岁以为自己在摸雕像。

还挺能忍的。

童岁想起今天被池星宇在车上捏脸的那两下,心里哼哼两声,这报仇的机会不就到了吗?

他捏着眼前人的脸,笑着道:“池神,感觉怎么样?”

周围瞬间安静无比,只剩下抽气声。

这是什么名场面。

向来不苟言笑的江辞宴此时也无法保持一直以来的淡定了,眉角抽了抽,抬手握住了童岁细窄的手腕。

“那你得问你后面的人。”

童岁听到声音一愣,七手八脚地扯掉眼睛上蒙着的黑布,因为长时间的蒙眼眼睫上沾着点水光。

他看到眼前脸颊微红的江辞宴,浑身僵住。

他认错人了吗?

童岁心底发虚地转过头,果然看到不远处的池星宇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感觉不错,就是血压有点高。”

童岁:“……”

简直是让人两眼一黑的程度。

摘掉黑布后童岁还觉得有些晕乎,他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猜错人很正常的,说不定等会儿其他人错得比他还离谱呢。

但要命的是池星宇就坐在他隔壁,时不时发出意味不明的冷哼。

童岁委屈得想哭。

他小心翼翼地看过去,刚想要解释就听见池星宇冷声道:“看来车上捏得还不够重。”

童岁也有些生气了,“你干嘛这么凶,认错不是很正常吗?说不定你等会儿也会把我认成其他人。”

“不可能。”

池星宇回答得斩钉截铁。

童岁愣了一下,不知道他哪里来得自信心,干脆转过头不和他讲话了。

池星宇暗自磨了磨犬齿,在镜头下也奈何不了童岁,只能自己臭脸憋着。

第二个进行比赛的是钟熠,他虽然很想赢这场比赛,但他显然不想触碰其他人,像是怕踩到水潭的小狗,一顿胡乱猜。

他基本除了童岁之外,就没有关注过其他嘉宾,连名字都念错了两个,自然没法把人猜对。

在他后面的桑彩和秦修贤也都错了一两个。

轮到了江辞宴。

他的方式很高明,甚至没有直接触碰到每个人的皮肤,仅仅通过触碰布料的质地,就足够分辨出每个人的不同。

江辞宴也成为了在场第一个全对的人。

最后一个上场的池星宇表情格外严肃,他不想和上次一样再次输给江辞宴,绝对不可以。

每一轮所有人的座位都会被打乱,这次童岁排到了中间,看着池星宇连续猜中了前面的几个人。

就剩下他和桑彩了。

池星宇走到了童岁的面前,嘴角紧抿着,神情格外认真。

童岁想起他说的绝对不会认错,心底赌气的哼了一声,默默地咬紧牙关,他绝对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池星宇的手贴过来的时候,指尖微微泛凉,让童岁情不自禁地想要颤抖。

上一篇:2023湖南春晚周日晚播出

下一篇:组图:《无名》官博回应网传豆瓣分数 称皆为谣言静候开分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