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债也要买奢侈品 对年轻人真的好么?

http://www.eyjie.net
2020-08-01 18:59
今日新闻网_今日财经新闻头条_军事新闻
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品牌需要观察消费者债务会如何影响其苏醒计划。只管一些专家淡化了这种担忧...

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品牌需要观察消费者债务会如何影响其苏醒计划。只管一些专家淡化了这种担忧,但其他专家认为,这些年轻人的债务可能会带来倒霉影响。

英国伦敦——去年,“月光族”再次在中国成为热词。现在这个盛行词又回来了,这一次,这个词获得了商业首脑们更认真的看待。

9年前,这个词首次泛起在西方,通常指涉的是年轻消费者,他们在每个月末之前花掉自己的人为。去年召开的“两会”上,政协委员崔波将中国年轻人的巨额消费习惯列为引发重大经济问题的一个隐患。

有的年轻人积贮有限,却热衷于昂贵的奢侈品。举债消费、提前消费、过分消费让许多人成为‘月光族’,” 崔波说。接着,他建议开征奢侈税,以规范和控制不计结果的消费。

只管征税并没有立刻生效——而且中国在疫情之后接纳措施是提振消费需求而不是抑制消费需求,这个提案也不太可能很快生效——但该议题仍然在全国规模内流传,并在社交媒体引发讨论。 鉴于现在全球新的宏观经济情况,这项话题再次获得了关注。

随着中国从有史以来首次泛起的季度 GDP 收缩中逐渐苏醒,奢侈品行业依赖于中国消费者来弥补其它地域不停累积的损失,品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中国80后和90后消费者。

现在说消费者债务对品牌的恒久威胁有多大还为时过早——不仅仅是因为市场专家对这一现象的解释方式显着差别——但无论最终效果如何,品牌的决议者们现在都需要关注这一问题。

支出放缓

中国的奢侈品市场价值320亿美元的,虽然疫情已经给品牌带来了足够的担忧,可是消费者债务可能会给已经令人沮丧的境况带来更多倒霉影响。

近年来,中国年轻消费者成为了第一代放弃储蓄习惯的人群,他们无忧无虑的消费习惯动员了全球小我私家奢侈品市场的增长。 凭据麦肯锡公司的数据,2018年中国消费者的奢侈品消费总额中,80后消费者占了一半以上。

但同年,汇丰银行的一项观察陈诉显示,90后中国人的欠债与收入比到达了惊人的1850%(相比之下,加拿大千禧一代的欠债与收入比预计为216%)。 再加上疫情发作后创纪录的失业率——经济学人智库预计,今年可能有2700万中国人失去事情,这种情况令那些依赖可自由支配开支来提高利润的品牌感应担忧。

China Research Group董事总司理 Ben Cavender 告诉 BoF: “在此次疫情之前,许多千禧一代的购物者已经开始依赖欠债或怙恃的账户来消费了。” 他增补说,只管中国一、二线都会的消费正在回升,但千禧一代的消费者现在对奢侈品的购置越发理智,而且重新反思疫情前的消费习惯。

“他们推迟购置自己认为不是绝对须要的产物,或者将支出转向他们真正看重的品牌或产物。 只管中国正在恢复正常,但在经济、房地产和就业方面仍存在许多不确定性。”

微博上的情绪似乎证实了这一点。 “许多人说‘抨击性消费’会发生,但我不太确定,”一位用户写道。 “在这么长的封锁之后,许多公司都没有恢复事情,人们也没有拿到酬劳——我们再也不能回到‘月光族’中去了。”

数字广告公司Red Ant的一位员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自从疫情在中国发作以来,她就没有购置过任何奢侈品,今年剩下的时间里也不计划改变。“就我小我私家而言,我会淘汰包包和衣服等奢侈品的支出 ,”她告诉 BoF。

因为被压抑的需求已经到了止境,这种情绪可能会进一步减缓市场苏醒,Cavender 认为品牌应该要担忧。消费者可能并不都欠债购物,但节俭可能会攻击奢侈品消费,他表现: “任何期望购物将恢复正常,或者消费者将继续使用举债或小额贷款来刺激购置的想法都是极其危险的。”

在这种情况下,品牌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越发努力地去争取越来越务实的购物者。此外,这一趋势可能与更精神性消费的转变相吻合,即消费者可能会优先购置细分市场、具有体验性和奇特性的产物,而不是追逐潮水;或者他们大幅淘汰衣物购置,转而接受“少即是多”的理念

在更广泛的人群中,类似的转变已经开始了。 今年3月,阿里巴巴旗下转售平台闲鱼的日生意业务量创下新高。麦肯锡最近的一项观察发现,20% 至30% 的中国受访者计划淘汰消费。 问题在于,这种新行为是短暂的吗?还是也会在高端消费者中泛起?

上一篇:首季扭亏 振芯科技内讧还在继续

下一篇:特朗普急了!美国宣布将华为禁令再延长一年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