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物武器?起底美国海外生物实验室,究竟隐藏着什么

http://www.eyjie.net
2021-08-24 17:24
今日新闻网_今日财经新闻头条_军事新闻
原标题:[环时深度]研究生物武器?起底美国海外生物实验室,究竟隐藏着什么...

  原标题:[环时深度]研究生物武器?起底美国海外生物实验室,究竟隐藏着什么

《哈萨克斯坦时报》网站有关“哈萨克斯坦的美国生物实验室究竟隐藏着什么”报道的截图。

《哈萨克斯坦时报》网站有关“哈萨克斯坦的美国生物实验室究竟隐藏着什么”报道的截图。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 白依笛 丁雨晴 柳直]编者的话:“关闭美国参与的军事生物实验室!因为这是活生生的威胁。”在设有美国海外生物实验室的国家和地区,这样的反对声音近两年越来越多。这是因为大量事实表明,很多生物实验室背后有美国国防部的影子,但美国对国际社会的质疑却一直装聋作哑。俄罗斯东方新观察网8月6日发表题为“哈萨克斯坦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在研究哪些病毒”的文章,再次掀起全球对美国在生物武器发展领域秘密活动的不满浪潮。文章说,尽管美国政客和官员试图让外界相信,“这些只是美国专家帮助当地科学家找到抗击危险疾病新方法的研究中心”,但美国秘密军事设施的真实活动却被华盛顿小心翼翼地隐藏起来,而它们很大程度上与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的研究所相似。美国在世界上重金打造这么多的生物实验室,到底居心何在?如何才能减少美国给全球带来的生物武器威胁?这些问题都迫切需要找到答案。

    “数十个国家47个政党联名反对”

  “应立即关闭美国在海外的军事生物实验室!”今年1月,俄罗斯iarex网就报道称,一个禁止美国研发和扩散生物武器的国际联盟已经成立,有关要求关闭分布在世界各地的美国军事生物实验室的签名活动得到数十个国家47 个政党的支持。

  俄《欧亚日报》7月13日发表题为“独联体等国家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对国际专家仍然关闭”的报道称,哈萨克斯坦社会主义运动、格鲁吉亚联合共产党、拉脱维亚社会党和巴基斯坦的一些政党提出联合倡议,签署反对生产、扩散生物武器和关闭美军生物实验室的请愿书。这些国家发出这一倡议是由于其境内都有美国的生物实验室。报道称,其中之一是位于阿拉木图的哈萨克斯坦中央参考实验室,这个“中亚地区规模最大”的实验室2010年由美国出资6000万美元筹建,当时美方宣称实验室的功能是进行科研以及保存极度危险的病毒,用于控制特别危险的感染、开展研究和预防哈国大规模流行病,但对其真实用途一直对外保密。文章说,美国之所以在世界各地建立生物实验室,是因为根据美国法律,某些类型的实验因过于危险,在美国是被禁止的。

  实际上,美国在冷战期间就已在相关国家开设军事生物实验室。苏联解体后,由美国国防部国防减灾局(DTRA)和美国参议员塞缪尔·纳恩、理查德·卢格共同参与制订了一项旨在销毁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核武器、化学武器及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运输、储存、退役和维护计划,即“减少生物威胁合作计划”,也称“纳恩-卢格计划”。根据上述计划,美国国防部乘虚而入,以防止生物威胁为幌子猎取原苏联生物武器专家和技术,并在苏联遗留在独联体各国的生物设施基础上,进行升级、改造、建立高级别防护的生物实验室,同时还获取了苏联在生物武器领域的许多研究成果。如今,近30年之后,越来越多的国家认为,是时候彻底盘点、曝光和关闭美国设在海外的军事生物实验室了。

  俄罗斯无疑是盯美国海外军事生物实验室最紧的国家。美国《外交政策》网站6月25日刊文称,美国在“扮演全球领导角色时”,于1991年实施“纳恩-卢格计划”,在一些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如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创建了一系列由美国纳税人提供资金的实验室,显然“莫斯科不喜欢它们这么做”。俄外交部多次表示,美国在原苏联国家建立多个生物实验室,引起当地民众的密切关注,“现在不能排除美国在其他国家的生物实验室进行军事目的的病毒试验”。俄方认为,美国国防部以打击生化恐怖主义为借口,在海外建立具有双重意义的生物实验室,但不能排除美国在第三国的研究是用于军事目的,对此美国应作出解释。

  俄“news.info”网 8月12日报道说,直到现在,人们对美国在世界各地不受控制的生物实验室在做什么仍不得而知。目前,200多个美国生物实验室分布在包括原苏联国家在内的多个国家的领土上,从事着特别危险的感染领域研究。与此同时,美国是唯一一个仍以各种方式阻挠建立监测《关于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化学武器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执行情况系统的国家。实际上,美国一直在进行新型生物武器的开发。美国的这些神秘活动一直由美国国防部情报局监督,或者更确切地说,美国军方国家医学情报中心是其中的一部分。美国在世界各地建设生物实验室的目的很明确:美国需要目标国家人口的遗传信息来制造不同品种的生物武器。

  “美国生物实验室究竟隐藏着什么?”

  据俄罗斯东方新观察网报道,哈萨克斯坦前国防部副部长托古索夫是最早反对美国生物实验室的人之一,他在2020年夏天向俄罗斯提供美军进行致命病毒实验的材料,并表示:“我们就像实验用的猴子,我们的领土成为五角大楼测试新病毒的天然试验场。”托古索夫突然去世后,哈国的一些文体明星也开始谈论“美国生物实验室在该国传播病毒”,但政府竭尽所能阻止类似言论传播,并对一些人提起上百起刑事诉讼。

  据公开报道,今日哈萨克斯坦通讯社2016年曾对阿拉木图居民进行过一项民调,结果显示,95%的受访者反对在人口稠密的阿拉木图地区建立生物实验室。同时,哈国防部前官员和阿拉木图州前州长也表示反对建生物实验室或毫不知情。据哈媒报道,哈官方去年6月曾表示:“由于合同到期,美国人已离开阿拉木图实验室,哈萨克斯坦没有美国军事基地……哈美两国在能源、投资、技术等战略领域的合作得到良好发展。”但据哈萨克斯坦媒体“nur.kz”网的报道,2021年5月俄国防部副部长尼古拉潘科夫表示,美国建造的“细菌实验室”仍在哈运作,尽管那里已没有“任何一个美国人”。

  近来美国开设生物实验室的国家和地区屡屡发生“意外病情”,这也让相关国家的反对声音越来越多。据俄东方新观察网报道,哈萨克斯坦两个州7月有牲畜意外成群死于不明疾病。2018年,格鲁吉亚前安全部长伊戈尔·格奥尔加泽曾通过媒体揭露美国在格“卢格”生物实验室用人体进行秘密试验,导致许多参与者死亡。据他介绍,五角大楼在 2017年开始拨款约 10 亿美元资助格建设生物实验室。他回忆说,格曾发现包括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等一系列流行病,专家还记录到以前在格看不见的热带昆虫,而现在,它们的栖息地正在向北方的俄罗斯移动。而在乌克兰,美国生物实验室的存在也出人意料地与严重传染病的暴发同时发生,这种巧合令人怀疑。例如,2016 年 1 月在乌克兰哈尔科夫,两天内至少有 20 名军人死于流感样病毒,同年 3 月,乌全境报告有 364 人死亡。

  2020年3月,《哈萨克斯坦时报》网站转载“斯坦雷达网”题为“哈萨克斯坦的美国生物实验室究竟隐藏着什么”的文章。该文称,哈中央参考实验室是在美国国防部的资助下建造和运营的,该国检疫及人畜共通传染病科学中心每年从国家获得的经费不到68万美元,而美国国防部国防减灾局实施的美在哈28个生物项目总预算不低于2000万美元。此外,已有超过1亿美元用于建设中央参考实验室。另外,有中央参考实验室和其他微生物实验室的哈籍雇员被派往美国海军医学研究中心实习,美国海军公开招聘哈国生物学家,并在美国军方的指导下在国内外从事研究项目。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曾表示,美国在中国和俄罗斯的周边国家“密集地部署生物实验室”,并且不愿公开生物实验研究内容,其行为和目的令人生疑。为什么五角大楼需要在原苏联国家建生物实验室?哈媒给出的一个答案是:北约国家研究人员对带有中亚特征的人类危险疾病,以及通过动物或其他途径传播的疾病研究特别感兴趣。这些研究对于美、英、德国防部门在与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或上合组织国家发生战争时非常有必要,通过研究数据为开发符合地区特征的生物武器做好准备。因此,尽管实验室隶属于相关国家的卫生部,但有些实验室的研究是由北约军队的军官领导的,这意味着,西方军队正在接管相关国家生物安全研究所和地区传染病实验室,而这些实验室正在变成一个未注册的美国和北约在相关国家的军事基地”。

  俄《欧亚日报》4月26日报道称,美国一直阻止来自俄罗斯、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的专家进入其在原苏国家领土上的美国生物实验室。文章援引亚美尼亚国际生物安全专家、国家食品安全局前负责人格里戈尔·格里高利安的话说:“由美国控制的亚美尼亚生物实验室的工作现在必须终止。这对所在国和整个区域都带来一定的安全风险。”

  “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并就美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等问题公开更多事实,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今年年初,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也要求美国“回应国际社会关切,用实际行动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俄罗斯“Rhythm of Eurasia”门户网站日前还发表文章称,2017年,以美国教授为首的一个联合实验室研究团队在某中亚国家的3个地方洞穴中对感染冠状病毒的蝙蝠进行研究。目前新冠病毒大流行促使世界各国公众将注意力转向美国在各地的生物实验室。然而,美国为了转移对自己的所有怀疑,不断“甩锅”给中国。

  “美国海外生物实验室必须要透明”

  俄罗斯首任国家总防疫师、俄国家杜马议员根纳季·奥尼先科认为,“五角大楼位于独联体和格鲁吉亚的生物实验室是危险的”。可以说,俄罗斯对美国在其周边国家的生物实验室从来没有放松过警惕。对此,一位曾在俄罗斯和南高加索地区国家工作过的中国军事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俄罗斯看来,苏联解体后,美国插手乌克兰、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等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生物实验室的做法已给该国构成现实威胁。为此,俄总统普京2019年签署《2025年前及未来俄联邦保障在化学和生物安全领域的国家政策基础》的总统令,俄三防(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近几年也很活跃。看得出,俄罗斯早就在采取措施,以防范美国利用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境内的生物武器对俄发动生物战。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所研究员张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从2014年以后,俄罗斯媒体就陆陆续续报道美国在哈萨克斯坦、乌克兰、格鲁吉亚以及在中东、南亚等国的军事生物研究机构,俄情报部门怀疑它们是“以生物战、细菌战为目的”的联合实验室。俄周边相关国家的政府曾否认过这些生物实验室存在危害,但俄方的质疑是“如果是正常目的的公益性、医疗性生物实验室就不应搞得这么神秘”。

  在相关专家看来,一个公共卫生领域的联合实验室,至少要受到当地政府的定期监管,而且必须要透明和公开化,但目前从俄媒透露的信息看,美国一些海外实验室没有完全受到当地政府和卫生部门的监管,存在“灰色地带”,而相关国家的政府和媒体也对此讳莫如深。张弘认为,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冷战结束以后,美国在俄罗斯、中国周边热点和关键地区“布局”如此多的生物联合实验室,肯定有安全或政治考量。

  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相关专家表示,如果国际社会对美国海外生物实验室提出质疑,可以在多边框架下进行沟通,做一些联合调查,这对消除相关国家对生物安全的疑虑很有必要。比如是不是可以在上合组织框架内,建立起一种多边、开放的协调与合作机制,继续帮助相关国家进行生物实验室研究,同时回应一些存在美方实验室国家的民众诉求,这或许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思路。

点击进入专题:

上一篇:美国欲用海外军事基地接收阿富汗难民 西班牙、驻韩美军表态

下一篇:美国将启用民用后备航空队加速撤离阿富汗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