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有效破解老年教育“一位难求”矛盾 老年大学限学制限课程限年龄

http://www.eyjie.net
2021-12-13 15:12
今日新闻网_今日财经新闻头条_军事新闻
时值岁末,上海市、区两级社区教育单位探索的可持续发展新路已经取得积极进展,有效破解了老年教育中长期存在...

松江区老年大学摄影班在外采风.jpg

图说:松江区老年大学摄影班在外采风  采访对象供图(下同)

  家住松江区广富林街道山水景苑的王厚勤,今年67岁,是松江区老年大学的学员。每周三和周四上午骑电动车去上学,算准28分钟路程,就可以坐进教室里学习书法了。他说:“我学过很多课了,但现在每人限报两门课,而且,学了两年就要结业,不能再报同一个班了。这样也挺好的,可以把宝贵的教育资源分享给更多的老年人。”

  时值岁末,上海市、区两级社区教育单位探索的可持续发展新路已经取得积极进展,有效破解了老年教育中长期存在的“一位难求”“课程资源总是僧多粥少”以及“老年人永远不想毕业”等难题。

  校园成了精神家园

  “学校好、老师好、课程好、同学好。”王厚勤一连用了四个“好”来形容在松江区老年大学的求学经历,许多老年人把老年大学当成了自己的精神家园,一个礼拜见不到老师和同学,心里就会觉得空落落的。他说:“退休至今,我学过古代经典阅读、写作与欣赏、中西式点心制作等。以前我是不进厨房的,自从学了西式点心后,我做的蛋糕和面包,小外孙女可爱吃了。但我做的花卷就一般了,可能还学得不到位,真想再报名学一次中式点心制作。但我也知道,只要自己不肯毕业,这个班就永远没法招新生,大家都占着学位,不要说其他校外的老人进不来,就是自己想学点新课程,也很难如愿。”有一年,王厚勤报名进了“红楼梦阅读班”,学额是35人,没想到开学第一堂课,班级里一下子来了70多个老人,第二次上课时又变成了80多个人,教室里根本挤不下,正常报了名的人也无法安心听课,学校只得将没报上名的老人请到楼上的大教室,通过视频转播的方式听课。

  63岁的徐伟,拥有金融学硕士研究生学历,退休后进了松江区老年大学。“我在2016年进了声乐基础班,两年毕业后升入提高班,原本去年要毕业的,但因为疫情的原因拖到今年底才毕业。我家住在白洋苑小区,15分钟就能走到学校,每次去学习,大家都开心得不得了。现在限报两门课,我还报了一门钢琴团队课,等明年春季班招生时,我再去另选一个喜欢的课。”徐阿姨说,她所在的钢琴团队班,有点像是专门为不想“毕业”的老人量身定制的,这个班的学员都是从钢琴基础班开始,再到提高班,结业后大家又都不想离开这么好的一个集体,学校就动员他们成立学习团队,以自主学习、自我管理的方式开展教学活动,学校提供学习场地。大家每周到校聚一次,回回琴或排练些小节目,也可以称是“钢琴老人”的小圈子吧。“我们团队里几乎没有打麻将的,大家兴趣相投,聚在一起也是欢度幸福的晚年生活吧。”她说。

“钢琴老人”的幸福晚年.jpg

图说:“钢琴老人”的幸福晚年

  圆满解决“只进不出”

  “原有的钢琴、古筝、书法等课程,学制一般是五到六年。这么长的年限,很难保证老年学员能够坚持学完全部课程。因此,在综合考量各方面的因素后,我们对有些课程的学制做了重新设置。比如,钢琴、古筝课程,设置了基础班、提高班和即兴创作班;书法课程是以楷书为基础班,以草书和行书为提高班,再设了一个创作班,学制都定为二年。这样,这些课程的学额一下子就变丰富了,可供更多的老人自选相应的课程。”松江区老年大学常务副校长王正勇介绍,该校的探索是从“限学制”开始的,再从“限课程”入手,提高老年学员的报名机率。他说:“为了保证新生的就学机会和入学率,就需要彻底打破‘只进不出’现象。我们规定每位学员限报两门课程,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让更多的老年人实现重进校园的愿望。我们还采用了网络报名方式,它相比传统的‘窗口报名’更加科学化,可以报几门课、应该报什么级别的班级,都有系统自动设定。另外,每学期的招生信息、开设课程、学额数等详细信息都会发在网上,让老年教育也更加公平、更加透明。”

  松江区老年大学校长周明说,让老年学员欢欢喜喜地“毕业”,这样的热闹场景深受老人们的欢迎。每学期末,学校都会对结业班学员颁发结业证书,组织结业班举行丰富多彩的结业展示活动,让老人们感觉自己学有所成,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学习成果,是到了应该“毕业”的时候了,家人和亲朋好友也能一同分享他们“毕业”的喜悦。近三年,学校的结业率达到100%,学员不肯“毕业”的现象得到了圆满解决,从而进一步盘活了学校的教学资源,扩大了老年教育的普及面。

  变“上学难”为“求知乐”

上一篇:上海一岁萌娃看动画片入戏砸坏80寸电视,爸爸:已砸坏2电视3手机

下一篇:浙江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

相关报道